欢迎访问:大香蕉伊人亚洲-大香蕉伊人网在线-我们的发展离不开你们!

当前位置:首页  »  新闻首页  »  强暴小说  »  【总裁的猎物】4(完)

齐磊一到达晴云所住的公寓外,立即沿著一边楼梯爬上楼,却在门外重重的
愣住!
  因为她家大门敞得开开的,可她已不在里头!
  「晴云……晴云……他每个房间都找了,就是不见她的人!」
  老天,她是去哪儿,为什么大门不关呢?该不会是出事了?此刻齐磊脑海里
划过的全是那几张相片的景象!她居然躲在屋外淋了一夜的雨,却看见他特地为
演给乔日婉所看的戏。
  该死的……怎么会变成这样?
  突然,他的手机响起,接起一听,原来是乔康淳打来的,「乔爷爷!」
  「老王刚刚来电话,他说晴云在亚士医院。」乔康淳急切地说,「快去看看
这孩子到底是怎么了!」
  「谢谢您,我马上过去。」齐磊关了机後便火速赶了过去。
  到了病房外,他看见张嫂正坐在窗边照顾著她。
  他湿濡著眼眶一步步走近她,当张嫂看见他,二话不说便将他往外头推,
「你走吧,别再刺激我们家小姐了。」
  「张嫂,你听我说,我没欺负她。」他压低声音,就怕吵了晴云,「她现在
情况如何?你快告诉我。」
  「少来了。」张嫂气愤难抑,「我问你,你到底要伤她几次才满意?」
  「你听我说,我有隐情。」
  「你有什么隐情?知不知道你差点害死小姐呀?」她像保护自己孩子般敌视
他。
  「什么?!」他的心口一痛,「让我见见她。」
  「就是不准你靠近她。」张嫂硬是拉著他。
  齐磊若不是怕伤到她,早可以一把将她推开了。
  「你怎么这么说不通呀?」齐磊快控制下住了。
  「张嫂,让他过去看小姐吧!」老王的声音突然在一旁响起。
  「你怎么也帮他说话?」张嫂可不满了。
  「他是真有苦衷的,刚刚老爷已将一切事情告诉了我。」老王走向齐磊,
「真的是为难你了。」
  「哪儿的话,我应该这么做的。」齐磊赶紧走到晴云身边,紧握住她的手,
「晴云,你怎么了?快张开眼晴看看我。」
  「小姐现在很虚弱,医生说她还会睡好一会儿呢!」张嫂忍不住哭了,「还
好我觉得她不对劲,一早缠著老王开车带早餐去找她,才看见她昏倒在地。当时
我吓得一颗心都要蹦出喉头了。」
  「是我……是我对不起她。」即便只是演戏,他也不该伤她这么重,但不这
么做又怎能让乔日婉相信呢?
  「小姐她怀孕了。」她又说。
  「什么?!」齐磊顿时像被一颗炸弹给炸了,整个人傻愣在当下,完全忘了
该有什么样的反应?
  「你不喜欢?」张嫂瞧出他脸色的变化。
  「不……我怎会不喜欢,只是想不到自己居然要做爸爸了。」一抹激动的神
情在他脸上回荡。
  「好了,张嫂,你再杵下去,他们小两口都没法子在一块儿了。」老王笑了
笑,走过去把张嫂拉了出来。
  「那你得告诉我究竟出了什么事。」张嫂对著老王说起条件。
  「好,到车上我就告诉你。」老王好不容易将她给带走了。
  齐磊则回到晴云身边,紧握著她的小手,「为了我,为了腹中的孩子,一定
要勇敢活下去。」
  可她依然闭著双眼,瞧得出来她非常的虚弱,然这一切全是他给她的,这教
他怎能不心痛呢?
  靠在椅子上,齐磊等待著她的清醒,亦在不知不觉中睡著了。
  不久,当晴云张开眼看见的竟是齐磊闭目休息的身影时,赫然吃了一惊。
  是他……居然是他!
  她慌得想站起身,却不经意撞到床旁的置物柜,发出一阵碰撞声。齐磊猛然
惊醒,这才发现她仓皇想跑的模样。
  「晴云,你在做什么?」他将已经跑到门边的晴云给抱了起来,重新放回床
上。
  「啊……你要干什么?」她没料到他会这样做。
  依稀,她只记得她在奶妈的陪同下来到医院,就在医生为她诊疗时,她已支
撑不住地昏睡过去。
  「有件事我必须要求你的原谅。」他声音嘶哑地说。
  「我的原谅?」晴云冷笑,「你我已经没有关系了,套用你曾送我的一句话,
现在只要你离开我的视线,我会活得更快乐。」
  她好想恨他呀……可为何仍无法恨得彻底?这种感觉让她好难过,简直是痛
彻心扉。
  「你别那么快就否决我,听我说好不好?」齐磊索性坐上床,双手压在她枕
头两侧,逼她看著他。
  「不要,我不要听……你走……你给我出去!」晴云泪眼婆娑地指著外头,
指尖强烈的颤抖显现出她对他的恐惧。
  她好怕……好怕再一次被他所骗、被他说动,而伤害又一次一次的向她扑袭
而来,她已不知道自己还能承受多重的伤。
  「可我还是要说。」老天爷,他怎会把她伤得这么重?!
  该死的,他就算死一千遍、一万遍都没办法抚平了吗?
  「我什么都知道了,你不必再对我炫耀。」她别开脸,此刻脑子划过的便是
他搂著其他女人,从她眼前经过的情景,本以为已伤透而不会再疼的心居然还会
隐隐抽痛著。
  「你说你知道,是这个吗?」他拿出口袋里的几张相片摊在她眼前。
  晴云错愕地瞪大眼,「这……你怎么会有这个?你居然叫人跟踪我,拍出这
种相片?怎么?是不是想引以为傲好沾沾自喜,开心有个女人为你疯狂到这种地
步?」她歇斯底理的大喊,完全不理会他的解释。
  「这是你小姑婆拍的。」他突如其来的一句话震住了她。
  「你胡说,小姑婆为什么要做这种事?」已经不太信任他的晴云对他这番话
压根带著质疑。
  「她为了并吞华星,所以——」
  「我不听,不要再说了。」晴云猛摇著脑袋,初初清醒的她受不了这样的刺
激,就在齐磊的面前再度昏厥过去。
  「晴云……晴云……你怎么了?」
  他吃了一惊,立刻冲到门口大喊护士,眼看医生赶来为她急救,齐磊却只能
紧揪著一颗心,懊悔得落下泪来。
  他不该逼她,真不该逼她呀!
                第十章
  第二天,各大早报已经将乔日婉打算独吞华星一事披露出来了!
  为了这事,乔康淳可是考虑许久,若揭发她必然造成现在的结果,也间接影
响了整个金控集团的业绩与形象。但若不揭露,乔日婉必然不会就此罢手,尤其
一想到晴云所受的委屈,他更是不甘呀!
  所以就算为了晴云,他豁出去了,再怎么说她也是他孙女,而乔日婉这次返
台所做的唯一一件好事,便是化解了他多年来对章家的不满,对她他只能送她一
句话——野心足以害死一个人。
  晴云此刻就躺在病床上看著早报,当看见小姑婆被抓,爷爷供出是齐磊与他
一块儿找出证据时,她的心动荡得好厉害。
  今天凌晨当她清醒时,老王和奶妈就把这整件实情告诉了她。当时她完全不
敢相信这个事实,为什么连她最亲的人都会做出这种事呢?
  而齐磊也不止一次来看她,都被她给赶了出去,她不是不肯原谅他,只是心
底就是梗著一个解不开的结,如果不解开它,她或许会一辈子掉在黑洞中,不能
自拔。
  就在这时候房门突然被推开,她正想,奶妈才刚被老王载回去拿一些用品,
怎么那么快就回来了?
  可一抬眼,她看到的居然是公司经理范兴。
  「范经理,你……你怎么来了?」她很意外。
  「你知道不知道,总裁好狠呀,他居然不饶过他亲妹妹,将她的犯罪证据公
开了。」他露出恐怖的表情。
  「那……那与你又有什么关系?」她倒抽口气。
  「当然有了!」他疯狂地大叫,「因为我是听命于她的,这一公开连我也难
逃责任的追究,以后我要怎么做人?还有谁敢用我?」
  「早知今日何必当初?这也是你自找的。」晴云没想到向来忠厚老实的范兴
也难逃金钱利诱。
  「就算是我自找的,我也要找个人作伴,那就是你。」说著,他竟从口袋中
掏出一把短刀。
  晴云全身突然紧绷了起来,正襟危坐地瞪著他,「你本来罪不及死,别乱来
知道吗?」她边说边抓著压在身上的软枕。
  「我不管,我已经管不了那么多了。」他高举著短刀,一步步走近她。
  「范兴,听我说……听我……啊——」晴云话才说一半他已一刀挥下。她赶
紧拿起软枕挡住刀尖,「救命……救命呀……」
  这时刚好走到门外的齐磊一听到声响,立即推门而入,当看见范兴拿著刀在
晴云身上猛刺的一幕,全身血液霎时凝结了。
  下一秒他便冲向范兴,用力拉开他,当发现晴云聪明的将枕头挡在胸前时,
这才松口气。
  「齐磊,小心——」这男人傻了吗?怎么一直对她傻笑?难道他忘了身后有
个危险人物?
  就见齐磊身子一蹲,闪过范兴手中的刀,但范兴像疯了般拼命朝他挥刀,看
得晴云不停尖叫。
  而齐磊一方面得防御他的攻击,一方面又要阻挡他作势向晴云丢刀,在他从
靴子里抽出第二把刀时,他已打算先发制人,往范兴直击而去。
  这时晴云才恍然发现到头顶上的紧急钮,爬起才刚按下,范兴却朝她攻来。
  「晴云趴下!」齐磊大叫,就在晴云趴下、范兴扑空的刹那,他立即箝住他
的肩用力往後一旋,举起手刀用力劈向他的手筋,范兴手中的刀械便掉在地上。
而范兴死命挣脱再一次赤手空拳朝齐磊攻击。
  听见紧急铃赶来的护士看见这一幕,立刻唤来同事与警卫,大家合力把已呈
现疯狂状态的范兴给制伏,并通知警方前来处理。
  范兴被带走之後,齐磊立即奔向已呆若木鸡的晴云,担忧之情无以复加,
「你没事吧?」
  她这才从惊吓中清醒,当看见齐磊脸上那抹忧色,终於卸下心房扑进他怀中,
「齐磊……对不起,对不起……」
  「你不用跟我对不起呀!」他一头雾水的。
  「你几次来都被我赶走,我不是故意的,我只是……只是好怕……」她抽噎
地语不成声。
  他轻轻一笑,「我怎么会怪你呢?只是你怕什么?」
  「小姑婆背叛了她的亲大哥,让我突然对人心产生怀疑,所以我好怕……好
怕面对我爱的人,就怕他对我不是真心,那感觉让我恐惧。」紧紧抱著他,晴云
慢慢说出内心的矛盾。
  此时此刻她已不再迷惘,因为她能完完全全确定他的心,他是爱她的。
  「我能体会,那现在呢?你相信我的真心吗?」他轻柔地抚著她的背脊。
  「嗯,我信了,见你不要命的维护我,我信了。」晴云重重的点点头,可才
低头便看见他手臂上一道怵目的血痕,立刻大叫:「天,你受伤了!」
  见她为他的伤而忧心,齐磊压根忘了疼,还开起玩笑,「没办法,两串蕉得
对付两把刀,当然略输一些啰!」
  「你……」她终於破涕为笑,「快,我去叫护理站的护士为你包扎一下。」
  可才刚站起,她的身子便被他给牢牢的锁在怀中。她听见他低声说著:「差
一点儿,真的差一点儿我就失去你了。」
  「磊!」她激动地偎在他怀里。
  「你愿意信我、听我说话,那我要把我心里的话告诉你。那天对你说著狠话,
在当时我就想一刀杀了自己算了,这才靠运动来发泄满腹的不平衡,让自己有力
气完成这整出戏,你一定恨死我了吧?」
  他低头望住她那张纤柔的小脸,「可我没想到你会这么傻,居然在雨中留在
门口一夜,你……天!」如今只要一想到那画面,他就心如刀割啊!
  「我就是傻,一开始我怎么都不信你会这么对我,我只是很自责,因为自己
的疏忽让你蒙受这么大的损失。」
  一说到这儿,她立即紧张地抓住他的衣襟,「对了,那你海外分公司的事怎
么办?嗯……我爷爷会不会帮你?毕竟这次你帮了我们华星一个大忙。」
  「别急,其实在你为我找到金主之前,我就已经有了解决的方案了。之所以
没告诉你,是因为当时我很纳闷,怎么会有这么好的人可以因为你一通电话,把
这么大的一笔资金转移,所以我进行了调查。」他笑著拍拍她的脸,「一切都在
我的算计之中,我没有半点损失,放心吧!」
  听他这么说,她不禁露出一抹苦笑,「唉……看来我真的很笨,难怪爷爷总
认为我是扶不起的阿斗,光是在谨慎上就输了你一大截。」
  「不,你在爷爷心里永远是最乖、最乖的孙女儿。」不知何时,乔康淳已在
老王的陪伴下来到病房门口。
  她一听见爷爷的声音,立即笑逐颜开,「爷爷……爷爷您来了。」
  正要下床却让齐磊拉住,「都要当母亲了,怎么还这样莽莽撞撞的?」
  「当母亲?!」她傻愣地望著他。
  「哈……爷爷就要当外曾祖父了。」乔康淳大笑著。
  「什么?!我……我……」她摸摸自己的肚子,转向齐磊,「我怀孕了吗?」
  齐磊扯唇一笑,「嗯,我也要当爸爸了。而且我已经通知我父母,他们将专
程赶回来为我们主持婚礼。」
  「这是真的?」晴云简直下敢相信,「我……我要当妈妈,还要结婚?」
  「我一直没机会向你求婚,也没准备鲜花、戒指,但是我愿意在爷爷面前发
誓一辈子对你好,下知……你愿意嫁我吗?」他深幽的眼瞳带著迷惑人心的颜色,
让晴云看得心悸不已。
  「如果你现在马上去包扎伤口,我就答应你。」她笑意盎然地扯开嘴角。
  齐磊怎么也没想到她的回答是这样,笑著用力抱起她,小心翼翼地转著圈,
「遵命,老婆,我马上去包扎。」
  「你的手臂还流著血,下要抱我啦!」她羞怯又担心地说。
  齐磊将她放下後,乔康淳也说道:「我已经替你办了出院手续,等一下一块
儿回家吧!」
  「爷爷……」晴云眼眶染上泪雾。
  「不能哭呀,大小姐,现在就哭,等一下回去看见一样大惊喜时,你会哭得
更丑了。」老王暗示著。
  「什么大惊喜?」她扬眉问。
  「嗯……你慢慢猜。」乔康淳转向始终不舍离去的齐磊,「喂,小子,你到
底要不要娶我孙女?还不去包扎!」
  「是……我这就去。」齐磊挪了挪眼镜,对著她眨眨眼後便走出病房。
           ☆☆☆☆☆☆☆☆☆☆☆☆
  乔晴云坐在老王开著的车子里,有一种莫名的感动。想想过去,她就是天天
坐在这么安稳的车中上下班。
  「爷爷,干脆您把咱们公司与齐谕合并吧!我真不是块做生意的料,若有齐
磊帮您,您该更放心了。」她转首笑著对爷爷说。
  「哈……自从知道你怀孕后,我也不打算让你再为公司效力,应该好好待产,
所以我已经和齐磊商量过这件事了。」乔康淳笑说。
  「齐磊,那你的意思呢?」晴云问著坐在老王身旁的他。
  「嗯……」他却故弄玄虚,「这个嘛……」
  「什么这个那个的?」
  「我的意思是,我要看看你嫁给我之後乖不乖、爱不爱我?最重要的是有没
有好好照顾自己了。」他撇著嘴角笑道。
  「你……你故意逗我喔!」晴云转身握著乔康淳的手,「爷爷,他就是这样,
只会欺负我!」
  「可也唯有你压得住他那颗浪荡之心。」他笑著说。
  「哇!爷爷,您什么时候这么了解我了?」齐磊已不得不承认姜还是老的辣。
  「所以以后你可要乖乖的、好好爱我,不要动不动就演戏伤我的心,否则我
爷爷不会饶过你。」有了大靠山,晴云也开起他的玩笑。
  「爷爷,您孙女是孙悟空喔,马上摇身一变从楚楚可怜女变成悍丫头了。」
齐磊饶富兴味地逗弄著她。
  「讨厌!」晴云噘起小嘴,见爷爷也不帮自己说话,她的嘴翘得更高了。
  「嗯……这个弧度咬一口刚刚好。」他依然乐此不疲地说。
  乔康淳只是闷笑在心底,想想自从他儿子去世後,他有多久没这么笑过了?
唉……过去二十年他还真是虚度了。
  「到家了。」老王停下车。
  还生著闷气的晴云一下车,就不高兴地往屋里走。奇怪的是齐磊并没追上她,
而是和乔康淳彼此以眼神暗示著某件事,跟著相视而笑。
  「外公——」
  意料中的惊呼声从客厅发出,他们这才步入客厅,就见晴云坐在她外公身旁,
兴奋地笑著,明知失智的外公不会回答她,她还是问:「您来了,您是怎么来的?」
  「是我请老王到养老院接他回家里住。」乔康淳摇摇头,「过去的事就过去
了,我不想让我孙女骂我没人性。」
  「爷爷!」晴云激动得又哭又笑,「我好开心,我真的好开心。」
  齐磊见状,立即走向她,拭著她眼角的泪水,「别太激动,小心身体。」
  她头一偏,「谁要你假好心?」
  「呃……」天,难怪人家说怀孕中的女人惹不起,因为惹了的后果就像他现
在这样。
  「哈……今天亲家公第一次来咱们家作客,你们不要闹笑话了。」乔康淳摇
摇头,「晴云,扶你外公去餐厅,你可得好好喂饭呀!」
  「嗯,我会的。」她重重点点头。
  「我来。」齐磊帮著她一块把外公扶进去,一场温馨的饭局就此展开。
  晴云则如同以往去老人院看他一样,非常细心地喂著他每一口饭。只要想起
以后她可以天天和爷爷与外公生活在一起,还有……她最爱的男人陪伴在身侧,
她便觉得自己是天底下最幸福的小女人了。
  餐後,大家在客厅闲聊了一会儿,爷爷和外公都回房休息了,齐磊则来到她
房间阳台,如同上次那般手拿著红酒,看著星星,一口口啜饮著。
  「我也要喝。」晴云从他背后走来,企图抽走他的酒杯。
  幸好齐磊敏感的一闪,才没让她得逞。他皱著眉点点她的鼻尖,「你要醉昏
你肚子里的宝宝呀?」
  「啊,我忘了。」她现在身体状况还不到害喜时期,所以压根没有做母亲的
「自觉」。
  「你忘了?!」看来他以后不盯著她是不行了。
  「我又不是故意的,人家又没怀孕过。」她不依地说。
  「我又没怪你。」他拉过她的手,「过来。」
  「做什么?」
  「看,今天的星星好亮。」双双仰首看著天空,这幅画面真的好美。
  「真的耶!」晴云双眼陡地一亮,「大概前几天下了雨,把天空的灰尘洗涤
干净了。」
  「看见没?那边有颗粉红色的星星。」他眯起眸指著左上角。
  「哪里?」他戴著眼镜有四只眼睛,眼力当然好,她可没这么厉害。
  「就在那颗浅蓝色旁边呀!」齐磊的指尖不停往自己的方向移,而晴云的小
脸就随著他的手指移动。
  突然,他的热唇印上她的小嘴,就这一瞬间晴云才知道自己上当了。
  「你骗我,根本没有什么蓝色、粉色的星星!」她推开他,紧蹙起一对可爱
的秀眉。
  「没办法,人笨是改不了的。希望我们的宝宝智力千万别遗传你。」他居然
还大言不惭地挖苦她。
  「你……你……」她指著他那张可恶的俊脸,可突然食指居然被他衔了去!
  「你做什么?快放开我的手。」她羞赧得小脸爆红。
  齐磊眯起眸,握住她的小手,柔情满载地吮吸著她的指,那份痒与麻再度掀
起晴云体内的狂骚。
  「我已经想你想了好久。」或许是红酒喝多了,他的话语里也充满了浪情的
挑逗。
  「磊!」晴云痴痴地看著他。
  「不过你放心,我知道你现在的状况,不会勉强你,只是稍稍安抚一下自己
而已。」他眯起一双醺然的眼,从她的手指沿著手臂吻上她敏感的颈侧。
  晴云闭上眼,就在她静心享受的时候,他却突然罢手了。
  「到此为止,否则我怕我会把持不住。」他笑著,又拿起酒杯喝了口红酒,
让那股醇香的酒味弥漫心间,化解下腹的蠢动。
  她眯起眸望著他,接著拿过他手中的空酒杯放在一旁水晶桌上,一双藕臂绕
过他颈後吻上他的嘴,卖力地吮啮著他的下唇。
  「云……你……」他倒抽口气。
  「嘘!」她学著他暧昧低笑著,跟著把他往房间一推,直接推上了床。
  「我从没尝试过」霸王硬上弓「的滋味,所以我现在要一解疑惑。」晴云边
说边解著他系在腰部的皮带。
  「小女人,该不会你想强奸我吧?」齐磊不禁失笑。
  「对,我就是要强奸你,怎么样?敢不敢呀?」一只纤纤玉手隔著长裤,在
他挺傲的勃起处轻轻绕旋著。
  憋住气,齐磊一张脸快涨破了,「你以为我不敢?」
  「那就好。」跟著她居然把他鼻梁上的眼镜给摘了下来,往床头一搁,「知
道吗?我不喜欢你戴眼镜的样子。」
  「为什么?」
  「太严肃了,会让我觉得你很阴邪。」她噘起唇,对著他左望右望,「嗯…
…不戴眼镜的你要清朗多了。」
  「可它陪了我好久。」不要它就等于把宠物丢掉一样。
  「嗯?你说什么?」她眯起眸,小手往他那儿毫无规律性的一抓,恶意地揉
弄著一向自傲的他。
  「没……」闭上眼,他尽情享受著她青涩的爱抚。
  突然一道拉链被拉开的声音响起,他低头一瞧,看见她正慢调斯理地拉著它,
嘴角还挂著吊诡笑容。
  齐磊半眯著双眼,等著她将会有什么样的动作?
  「你一点感觉都没有吗?」她已经这样做了,可他居然还闭著眼,是不是无
聊得想睡了?
  「我没感觉?」瞧他那儿都又挺又硬了,这还不算有感觉吗?
  「你一直闭著眼睛嘛!」晴云突然换个动作,「那这样呢?」
  热软的小手紧握住那儿,开始上下移动,当听见他微乱的气息时,她得意地
笑了出来。
  「你笑什么?」这笨女人以为这样做很好玩吗?这可是一件非常浪漫的事耶!
  「因为你呼吸不匀了,原来女人也可以这么玩男人。」晴云甜甜地咧开嘴,
笑得可开心了。
  「什么?!你玩我?」
  不行,他只是逗她玩玩的,难道她真想要强奸他?这事要是被这小女人传扬
出去,他还要不要在金融界立足呢?
  「嘘,别动——」她正玩得起劲,他怎么翻起身还压住她?「齐先生,你很
不合作喔!」
  「要怎么样才算合作?」他肆意笑著。
  「乖乖躺著不要动嘛!」晴云仰趄脸蛋,直盯著他那双带著邪笑的眼。
  「我可没答应要合作。」这女人的脑子到底在想什么?
  「你刚刚明明答应要让我……让我强奸的。」她瞪大眼,要起小女人的无理
取闹了。
  「拜托,被强奸的人也可以反抗吧?」
  「呃……这……」想想也对。
  「我看咱们角色互换好了,你不能反抗喔!」他抿唇一笑,跟著以自己雄伟
的身躯密实地覆住她的娇软。
  「什么?」
  晴云还没弄清楚他的意图,他已用最狂野的吻封住她的嘴,大手褪下她的洋
装,扯下她的胸衣,覆上她的娇乳,狂情揉抚。
  「磊……」她的心头狂跳,床第之间的美好与浪漫往往让她忘情於其中。
  见她陷於激情的炽热欲望中,两侧桃腮布满香汗,这样的美下禁令他心动、
心痒。
  一股热潮从他眸底渲染开来,若不是她有孕在身,他一定会以更邪恶的折磨
来加速她的高潮。可是她全身如蜜般香甜的肌肤、无瑕的热软凝脂,彻底粉碎他
的冷静,恨不得从她的粉颈一直吻到她的脚趾。
  「你今天比较不一样。」她张开迷乱的眼。
  「怎么不一样了?」
  「好像我是个易碎的玻璃娃娃,你动作总是这么轻……」晴云柔柔地一笑。
  「还不是因为你这儿有宝宝,做爸爸的再想热情,也得为你和宝宝的安全著
想。」说时,他的大手便轻柔地抚上她还平坦的小腹。
  「磊……我觉得好幸福。」她握住他的手。
  「傻瓜,有你我才幸福呢!」俯身衔住她那对为他颤抖、挺翘的粉红蓓蕾,
那乳香的味道著实让他情不自禁地想马上要了她。
  只是他现在得小心翼翼对待自己最深爱的女人。
  火辣的唇带著温柔吻过她全身每一处敏感带,就见她身子蜷起,吟哦的喜悦
嗓音扬遍他耳畔,鼓动著他灼热的下处。
  轻轻地将她的腿抬了起来,抚著她娇弱的核蒂,他眯紧眼望著她醺然的眼,
「好湿,我知道你已经准备好了。」
  「嗯。」她羞赧地点点头。
  「呃——」身子一沉,齐磊挺进热源深处,感觉著她紧绷的美好。
  晴云望见他额上滚下的汗珠,知道他在强力克制自己的动作,于是主动蠕动
起俏臀,漾出绝美的笑纹,「我没事,你尽管放心,要了我吧!」
  「那……不舒服一定要说。」
  「笨,再不我就不玩了。」
  「没想到你比我还猴急。」跟著,他便加快速度,以半带温柔与霸道的姿态
在她身上驰骋。
  火热的光环瞬间照在两人身上,彼此间的情欲缓缓升华……
                尾声
  齐谕与华星合并成为「齐星金控」的大日子终于来临了。
  庞大的合作餐会在盛亚饭店举行,齐磊与晴云双双穿著华服出席,一站在众
人面前立刻引来大伙的注目礼。
  齐磊身穿白色西装,像阿波罗神祉般站在舞台上,绽开俊魅笑意向众人致谢;
而晴云则穿著一件银色削肩礼服,腰前系上一个大型蝴蝶节,好掩住她微凸的小
腹。
  再过两天便是她与齐磊的大喜之日,今天参加这样的华会,还真是喜上加喜。
  「磊,经过合并后我们可是最大的金控集团,以后一定很忙,可别忙坏了。」
晴云握住他的手。
  「放心,为了你我会照顾自己。」他搂住她的肩,一边在她耳旁甜言蜜语,
一边得对前来祝贺的客人点头道谢。
  「这样我就放心了。」晴云笑了笑,跟著她眸光被站在大门口的一个女人给
吸引了。
  齐磊顺著她的视线看过去,嘴角立即勾了起来。
  「易妃,你来了。」他走了过去。
  而那女人却抱住他,在他额上印了一吻,笑著说:「恭喜你了。」
  「谢了。」齐磊握著她的手,将她带到晴云面前,「我向你介绍。」
  「不用了,我认得她。」晴云以一双戒备的眼瞪著她。
  「你认得?!」齐磊想了想,这才恍然大悟,「我知道了,你可别误——」
  「我没误会,其实我没忘了她的存在,可是我告诉自己爱你就要信任你,所
以我什么都不问;没想到你居然把她请了来。」晴云的眼眶聚满了委屈的泪。
  「你可别胡思乱想,她只是我的——」
  「我不要听。」捂著耳朵,她转身才要跑开,却听见易妃喊她—;
  「表嫂。」
  晴云顿住脚步,一张脸由白转黑又转红,「表……嫂……」
  「别以为只有你有表妹,我也有。」齐磊好笑地走近她,低首瞧著她那张低
垂的尴尬小脸。
  「我……我……」晴云转身对易妃点点头,「真对不起,是我弄错了,我…
…我去那边看看。」说著,她便难为情地跑了。
  「表哥,表嫂真可爱,还不赶紧过去?」易妃笑著。
  「现在你才知道呀!我先过去,你自己找东西吃。」说完,他立即朝晴云定
了过去。
  远远地,望著她躲在角落的可爱身影,他带著幸福的微笑一步步朝前走。到
了她背后,他温柔地转过她的身子,递上自己一记深吻……
  爱,就要永生永世。
                一完一


相关链接:

上一篇:【武二的玫瑰】1 下一篇:【总裁的猎物】3

警告:本站视频含有成人内容,未满18岁者请勿进入,否则后果自负!
郑重声明:我们立足于美利坚合众国,对美利坚合众国华人服务,未经授权禁止复制或建立镜像,请未成年网友自觉离开!
免责声明:本站所有视频均来自互联网收集而来,版权归原创者所有,如果侵犯了你的权益,请通知我们,我们会及时删除侵权内容,谢谢合作!
好搜 搜狗 百度 | 永久网址: